记大学毕业前的阴霾事件

在东南大学这种破学校毕业简直就是耻辱。先在这记个日记,某天写长博喷。

三个所谓专家在跟前批判毕设,先是说论文摘要不能用 “我们”,一定要以第三人称视角讲述,说是没见过论文里用 “我们” 的。后来怼回去说我答辩前还在看最近正火的 WiscKey 的 paper,摘要里那么多 “We” 是怎样,你敢说人家错了吗。结果我当然是被批判一番。

后来说论文里不能用太新潮的词,什么 “算法没有银弹”,专家说 “银弹” 这词太潮了,不该写论文里。qnmd “银弹” 还潮,这句话我还是借鉴某篇论文学来的呢。

接着批判说为啥子你的论文没有个结果呢,我说这是 library 啊,全部测试通过,travis-ci passed 算不算数。它说你这样不行的,naive,人家毕业论文起码都要写个命令行的输出上去,把命令行截图截到论文里,有没有意义另说,起码人家知道你做出来结果了。

我当时傻了眼了,对着这头牛一样的专家叨叨,我这架构图也好,优化策略也好,部分详细设计也好,代码也开源了,还不行么。结果这货还笑着,对我说了句:你为什么就不能像其他人一样写篇八股文呢。

wqnmgb。

老子他妈辛辛苦苦做了的事,你不看,懒得看,我没意见,毕竟项目还有的做的呢。然而你非得捡些有的没的,干扰我毕业,显示你那点微薄的能力,这是带着恶的教育。

最后跟我说你们台湾人要按着这边的格式写,这边论文不这么写的。

我说不好意思,我是福建厦门人(大雾)。